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机构新闻 > 匆匆武陵行 ...

匆匆武陵行 悠悠思源情——古丈、麻阳“思源班”走访侧记

来源: 湖南民建   作者: 夏坚    发表时间:  2018年01月05日   共有访问

2017年11月底,我陪同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简称“思源工程”)常务副秘书长陶鸣一行赶赴位于武陵山区的古丈县第一中学和麻阳苗族自治县富洲学校,调研考察“思源佑华教育移民班”(简称“思源班”)开办情况,并走访慰问“思源班”学生及其家庭。虽然考察时间只有短短两天,但其中的点点滴滴仍然让人记忆犹心。

特殊班名

古丈、麻阳均为国家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试点县,也是湖南省深度贫困县,扶贫任务重、难度大。自2011年起,民建省委携手“思源工程”、思源佑华公益基金,在这此共开办了10个“思源班”(古丈4个班,麻阳6个班),资助了500余名山区贫困学子完成初中学业,助力当地教育扶贫。走进学校的教学楼,我们很快便找到“思源班”所在教室。在这里,每个“思源班”都有自己专属的班牌。古丈一中的班名按“思源1班”到“思源4班”一直排下去,十分简洁;而麻阳富洲学校的6个“思源班”名称则依次为扬帆、思源、佑华、励志、弘毅、自强班,与其它单纯以数字命名的班级大相径庭,独树一帜。如此命名,也显示了校方希望“思源班”学生刻苦学习、发奋图强的美好寓意。


不仅如此,两所学校都在班级管理上下功夫,为“思源班”学生提供良好的学习和生活环境。古丈一中专门成立“思源部”,设专人专岗专职管理“思源班”事务。学校除了配置优秀的师资力量外,还专门配备心理健康教育老师,帮助学生全面提高综合素质;麻阳富州学校将所有“思源班”进行特色化管理,例如双班主任制(班务班主任、生活班主任);设立阳光驿站,配备了图书、电子钢琴、电话、电脑等器材,为包括“思源班”学生在内的留守儿童建立课余活动场所。同时,“思源班”学生还享受农村寄宿补贴和营养午餐补贴。


走进富洲学校食堂,正赶上学生吃午餐,西红柿炒蛋、黄瓜火腿肠、酸辣土豆丝、紫菜蛋花汤“三菜一汤”的配置,学生们吃得津津有味。在食堂墙壁上,一张营养餐菜谱格外显眼,上面标注着这一星期早中晚餐菜肴和搭配的量,木耳炒肉、胡萝卜肉丝、红烧冬瓜、红烧茄子、西红柿蛋汤……荤素搭配,菜品丰富。据校方介绍,学校食堂“营养餐”所有食材和制作均由当地专业饮食公司统一提供,菜的搭配都是公司内部营养师按照孩子成长需要营养标准配置,既卫生又营养。按正常情况来算,一个寄宿学生每天在学校的伙食标准为16元(早、中、晚餐分别为4、6、6元),“思源班”学生由于获得资助,凭学生证免费在食堂就餐。同时,食堂还为“思源班”学生安排专门的就餐区,8人一桌,生活老师负责为学生分发饭菜并同桌吃饭,保证他们能吃饱吃好。


丰富的营养餐

破旧的字典

在古丈一中“思源班”教室,听着孩子们朗朗读书声,我们仿佛又回到了中学时代。这时,一位学生课桌上的一本旧字典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一本牛津中阶英汉双解词典,大32开,570多页,很厚,酷似一块砖头。封面已经有些破损了,只靠透明胶带粘贴固定,书边微微泛卷。翻开字典,只见里面很多内容都被人用笔点点划划,做了记号。原来,这正是民建省委所捐赠的英汉字典。当初,考虑到山区贫困孩子学习基础薄弱,我们多方筹资,为“思源班”每个学生都捐赠了最新版本的英汉词典和新华字典,希望他们能用好这些工具书,提高自己的英语和语文水平。


那位学生见我的注意力放在他的旧字典上,以为我会责怪他。他脸上一红,怯怯地说道:“字典的封皮是上次假期带回家学习时被我弟弟扯坏的,我已经用胶带贴好了,平时使用时我可爱惜了。”一旁陪同的老师见此情形,也解释道:“你们捐赠的字典非常好用。这本牛津字典包罗万象,词汇量大,学生们遇到什么生词一查就能查到,非常方便。在上学期的期末考试中,这个班的英语平均分取得全年级第一的好成绩。你们直想到太周到了。我已经嘱咐过他们要爱惜着用,这本字典一直用到高三毕业也没问题。当然,字典用得多磨损得就快,学生也不是故意弄坏的,您千万别见怪啊。”看来学生和老师都误解我的意思了,我这是在为学生们高兴啊。读书“破”万卷,看到之前捐赠的字典能真正派上用场,成为孩子们学习上的好帮手,我由衷地感到欣慰。我微笑着望了这位学生一眼,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难忘的回忆

在麻阳富洲学校的座谈会上,“思源班”学生、家长及课任老师纷纷畅谈自己的感想和体会。比如学生黄桦的父亲黄秀勇就说起了黄桦就读“思源班”后所带来的可喜变化。黄桦,女,家住麻阳县尧市镇黄坳村,2011级“思源班”学生。家中有5口人,奶奶年老体弱,行动不便,父母多病,身体较差,还有一个哥哥在外打工,家庭情况很是拮据。黄桦十分懂事,在进入“思源班”后,她刻苦学习,于2014年考入怀化市湖天中学“青联班”,并多次获得青联奖学金。今年的高考,她更是以优异成绩被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录取,圆了自己成为一名医生的梦想。黄秀勇非常感谢民建好心人对黄桦的帮助,不仅是物质上帮扶,还有精神上的指引。在2012年8月,黄桦和同班的莫卫平等同学一起,参加了由长沙民建资助的“新浪扬帆计划暑期夏令营”活动。这是她第一次走出麻阳,来到北京。他们一行先后参观了天安门广场、故宫博物院、八达岭长城、清华大学、“鸟巢”、“水立方”、国家图书馆等名胜景点,聆听北京大学附属中学特级教师的亲自授课。这次宝贵的夏令营经历拓展了她的视野,为她打开了一扇通往外面世界的窗户,从而坚定了她走出大山的信念,也成为她发奋学习最终考上重点大学的不竭动力源泉。


2012年8月,凤凰、麻阳2011级“思源班”学生代表在北京参加新浪扬帆夏令营活动


麻阳富洲学校2011级“思源班”毕业生、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2017级新生 黄桦

在座谈会上自然而然就谈到舒家璇。这位2012级“思源班”学生,2015级怀化市中考状元既是富洲学校的骄傲,也是“思源班”的骄傲。目前负责“思源班”工作的张德米副校长说起舒家璇来还是一脸的自豪:“当时我是思源班的监督员,还负责教舒家璇这个班的数学。舒家璇这孩子特别聪明,不管什么题目一点就通,但就是不够刻苦,有时有些懒散。我就和他促膝谈心,帮他分析问题,督促他改掉懒散的毛病,他也听进去了,只是没想他会考个中考状元回来…”“后来舒家璇被长沙的高中录取,我还采访过他,他的理想可远大了,就是要考上清华大学”“是吗,前几天我还和他通过电话,他说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计划报考军校,第一目标是国防科技大学,投笔从戎。不管怎么样都好,能为国家培育英才就是我们老师的最大愿望。”交谈之中,张德米副校长眉梢之间始终都带着笑意。


舒家璇和外公外婆

热闹的才艺展示

座谈会后,富洲学校安排了“思源班”才艺展示环节。首先,三个“思源班”学生在操场上表演武术操,他们精神抖擞,一招一式有模有样,动作规范,整齐划一,充分展现了“思源班”蓬勃朝气。随后,几位“思源班”学生分别表演了古筝、舞蹈、小提琴等节目。


当时正值“大课间”活动时间,富洲学校小学部和初中部的学生(富洲学校为九年制学校)都拥到操场玩耍、运动。这些孩子看到操场上有人在表演后,纷纷围拢过来驻足观看。孩子嘛,自然是天性活泼好动的,规矩也约束不住他们。这些孩子一边观看表演,一边跟着唱和跳,声音甚至盖过了伴奏音乐。还有些更小的孩子,应该是一、二年级的小学生,趁着老师不注意,一猫腰窜上了主席台,在台上尽情地追逐嬉戏。见此情形,陶鸣副秘书长索性站起来,退到椅子后面,为孩子们让出一条道来。我们也纷纷效彷。顿时,主席台前更热闹了。学校老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身准备把这些闹腾的孩子赶到操场那头去,以免影响我们观看表演。陶鸣见状笑着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随孩子们去闹吧,这样看表演也更有意思。”


于是乎,现场宛若一个赶集的集市,人声鼎沸,好不热闹。更有意思的是,有一个胖乎乎、虎头虎脑的小男孩,见到台上的大人都规规矩矩站成一排,他便旁若无人地冲到主席台正中央。先是悄悄摸了一下话筒就立马缩手,观察众人反应,见无人理他。他胆子更大了,索性双手撑着桌子,煞有其事地在话筒前作讲话状,还发出“喂喂”的声音,试试话筒有没有声音。仿佛他是主席台的主角,而后排站着的我们成了配角和背景。这一幕让当场所有的人都乐了,人们的注意力全被这位调皮的小男孩所吸引。因为这个小插曲,当时个人表演的具体细节我已记不太清了,眼前只有这些孩子们蹦啊跳着欢快的身影。我想,当时现场虽然比较闹腾,但我们没有限制孩子们的天性,而是加以引导,一同观看表演,这也算是一种和谐之美吧。

珍贵的礼物

根据日程安排,我们还分别走访了“思源班”学生家庭,对学生异地搬迁的情况作了详细了解,并给予一定慰问金。其中,麻阳富洲学校2017级受助学生——舒丽萍是此次走访的其中一位学生,她家住麻阳县江口墟镇石眼潭村,全家6口人,奶奶、父母,姐姐,双胞胎妹妹和她自己。奶奶年老体弱,母亲张祥秀受过伤,只能做些轻微的家务活。姐姐在娄底卫校读护理专业,舒丽萍和妹妹都在富洲学校读书。全家仅靠在外做泥工的父亲舒相军挣钱维持生计,生活比较困难。2014年6月19日,麻阳遭遇特大暴雨侵袭,石眼潭村受灾最重,包括舒丽萍家在内的18栋房屋因山体滑坡引起泥石流而倒塌,她自己则是在倒塌的房屋中被挖出来,另外87人无家可归。灾情发生后,当地党委政府迅速行动,为受灾群众新建了安置房,舒丽萍一家也于2015年春节前搬进了新居。新的移民安置点临近公路,交通便利,安置房统一规划、统一样式,均为一楼一地150㎡的砖瓦房,每栋住房自来水、电等全部安装到户,比原来的生活环境还要好。舒丽萍作为受灾搬迁户,被富洲学校录取到“思源班”学习,享受学习和生活费资助;考虑到其家庭确实困难,学校还介绍其母张详秀在食堂帮厨,每月1500元收入,同时也便于照顾舒丽萍姐妹。


陶鸣常务副秘书长(左二)走访“思源班”学生家庭

在安置房的前坪,我们与舒丽萍一家人围坐一圈,闲话家常,很有点“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味道。此时,从屋后跑来三只才几个月大的小狗,毛绒绒的,特别可受。它们一点也不怕生,摇头晃脑,好奇地围着我们转圈,这儿闻闻,那儿嗅嗅。有一只顽皮的小狗还用它的爪子在基金会一名工作人员的靴子拍了一下,留下了一个梅花印记的脚印,使我们忍俊不禁,这也许是它们向我们打招呼的方式吧。临行之时,舒丽萍的父亲和奶奶提来两大袋当地产的橙子,非要我们带回去吃。我们再三解释,说组织上有纪律,不能随便收东西。但老奶奶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说:“哪有这种道理,你们资助我孙女上学,又跑这么远来看我们,还拿了慰问金。我们送几个自己种的橙子你们都不收,我心里过意不去呀!”说罢,拿着装满橙子的袋子硬往我们手里塞。一位哲人曾说过:“接受别人的好意,也是一种美德。”想到这一层,我们商量了一下,最后每人从袋子里拿了两三个橙子,接受了她的心意。这才使她高兴起来。回程路上,吃着老奶奶送的橙子,我们感觉味道特别的甜。


两天的走访行程匆匆过去。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在冬日的清晨,天仍然是一片漆黑,还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当大多数人还沉浸于梦乡之时,我们已经冒着刺骨的寒风,踏上了新的征程……

相关内容